spacer
 
ENG
spacer
 
   
 
   
  主頁 > 關於我們 > 副校監  
 
 
副校監- IQ博士 Dr. Bede
梁卓勳博士
英國帝國理工學院電腦博士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前署理助理校長(學生發展)、資訊系統總管及電腦科主任
九龍華仁書院畢業生
最新學術研究方向:
香港教育發展趨勢分析
   
   
   
 
     
     
 
     

梁卓勳博士在Ludus的別號是IQ博士,全校上下對他如此稱呼,有著多重意義:一來是個尊敬的稱呼,二來佩服他腦筋靈活、處事有條不紊,三來非常配合他平易近人、幽默可愛的性情。IQ博士主責管理校務及課程編制,擁有出色的整合及協調能力,最為同仁津津樂道的莫過於「博士級會議紀錄」 — IQ博士當仁不讓,擔起撰寫會議紀錄的重責,一邊開會提出意見及作出決策,一邊撰寫紀錄,速度與質量兼備,會議結束也就是紀錄完成之時,同事能快速傳閱跟進,高效之餘亦省去同事的文書壓力。
 

生於憂患 促發多元教育觀
IQ博士極具學習精神,取得博士學位後仍然孜孜不倦進修多項教育專業包括:校長資格認證課程、學生訓育及輔導證書以及生命教育課程;閒時酷愛攝影、棋藝、閱讀及打乒乓球,動靜佳宜,不斷推進思考層次,實踐終身學習。IQ博士好學不倦的精神來自其「生於憂患」的背景,學士、碩士及博士畢業年份正值02、03及08年香港經濟及社會氣氛低迷,縱使以當時吃香的電腦專業尖子身份畢業,但不如主流想像一般平步青雲。然而,IQ博士經歷困境後更能體會香港教育及就業路向的狹隘,領悟教育及行業多元化對香港新生代的重要,重燃年輕時作為教育工作者的志向,希望以自身的故事,鼓勵後輩持續學習、敢於尋夢。

作為一名在主流制式成長的尖子,經歷挫折後,IQ博士深深明白所謂「主流的道路」不一定就是「平坦的道路」,更何況,每個人所走的路、所看的風景各有不同,與其被動地希冀前路暢通,倒不如主動裝備自己,踏上征途時有能力「令道路變得平坦」,主導權掌握在自己手中。資訊爆炸的年代,尋求知識已非難事,然而社會瞬息萬變、價值失衡,態度、胸襟、解難、自理比起術科的知識來得重要,是使學習變得「可持續」的竅門。 「主流」其實是一個牢籠,限制了思考的維度,而從來社會的進步,需要的是創新、突破,也就是何以社會需要有多元教育的原因,不單止因為不同人有不同需要,事實上「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多元是一個根本。Ludus為孩子帶來一個多元學習氛圍,讓孩子愛上學習,建立信心、技能和氣魄胸襟,這套裝備足以讓孩子日後在不同路途上迎難而上,與IQ博士的理念十足吻合,當獲得貓貓校監誠邀加入Ludus,便毫不猶豫地答應。

 



名校與否 沒有比「合適」更重要

IQ博士分享他對多元教育的看法時強調,主流名校需要存在,因為有某些學生的特質適合接受傳統教育,不過其他的教育方式亦必須同時存在。社會由很多不同的人組成,各行各業,大家「play at their own strength」;正如一個社會不能人人都作總統,便是成為總統也必須與各個層面的同仁協力辦事才能組織一個完善的政府,這是一個常理、「接地」(而不離地)的想法。

IQ博士幼稚園和小學階段均被父母安排入讀傳統名校,每天活在框架之中,讓他對「框架」和「選擇」有很深的感悟。他看見身邊不少同學因為被制式、學業、功課壓力摧殘,不但打不好基礎,年紀輕輕便對生活和學業了無興趣;中學階段IQ博士終於享有自由,選擇入讀九龍華仁書院,學習氛圍180度轉變,能夠在沒有既定框架之下發掘自己所感興趣的方向,卻目睹不少同儕拿捏欠妥,放縱了卻收不回來。是以,他認為「如何在框架中發展個性」是教育者應反思的重點。他以中學母校學生會的架構為例,中一至三是學習期觀察模仿,中四至五實習期擔任幹事,中六至七成熟期擔任內閣及會長職務,其實就是社會的縮影,在一定的框架下實踐所學,進而引發不同角度的思考,認識群體間自然衍生的問題,建立同理心從而作出接地的分析和變通,據理力爭、敢於發揮自己所長為社會帶來進步,這是「人生的學術」。

家長摒棄既定思維 鼓勵孩子發展興趣
IQ博士亦指出「跳出框架、風景更好、意境更高」,每個孩子成長的過程有其獨一無二的吸收方式,他舉例自己從小喜歡打電動遊戲,除了刺激、好玩等原因,其實他更想探索了解電動遊戲的構成以及如何能夠「玩得更好」,而就是因為這種「玩也要玩得叻」的態度,他很早期開始積極思考、研究電腦科學,結果他的興趣亦為他帶來不俗的學業成就。IQ博士固然明白很多案例可能是孩子不懂節制、沉迷玩樂,但問題就回到年幼時的價值觀、情緒和自理培育,如果香港教育願意在這些方面下多點功夫,家長便不用常常將「咪成日掛住打機啦」掛在口邊,而是親子間建立信心、尊重,從而培育更多專才,更能做到寓學術於興趣。

學術與生活沒有連繫的話,一切都只是空中樓閣。IQ博士是電腦專家,給人的感覺可能是一個滿腦數據符號的科學家,但他用以往參與研究英國傳訊公司及維珍航空的資訊科技工作為例,就是非常實務、能夠優化溝通傳訊以及安排工作程序的關鍵部份。是以,他認為除了學生要相信自己的興趣、長處將來能夠有所發揮,家長亦必須要放開懷抱去接受並鼓勵孩子敢於追尋夢想,切忌先入為主,既定認為孩子玩樂就是不學無術、勞動工作就是吃力不討好的苦差都是常見香港家長的觀念。

 

 

 



香港,是時候 make sense了!
既然每人都有自己專屬的道路,所需的訓練和力量也就自然不一樣,也不必一樣。香港現時的教育就是幾乎將所有人推向同一種制度,重框架多於重人性,形成了極不make sense的狀況:IQ博士擁有豐富指導資優兒童以及藝術學校學生的經驗,由於學員學習程度、模式及需求不同,所以不能依照香港主流制式進行教學,但絕不代表他們能力有問題!事實上他們往往有過人的才華,更需要培育和關注的是情緒修控、集中力、耐性等面向。又如在香港修讀視藝、體育科, 筆試成績仍然佔評估中一個相當大的比重,這樣的方式能真正反映學員在這些範疇的才能嗎?這樣make sense嗎?實在值得商榷。

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教育政策卻欠缺國際視野和多元前瞻,缺乏選擇、沒有變通,限制的設定本來是用以優化教育,現在卻為了跟從限制而進一步限制自己,是本末倒置!話說回頭,教育的意義何在?

 
Montessori 自律自理 Waldorf創意無限
教育需要多元化、需要因時制宜,幼兒所接觸的早期教育絕大部份關於基礎認知和價值觀建立,認識自己、認識別人,進而認識世界。Ludus 結合Montessori和Waldorf兩大教學法,培育幼兒細心、自律等良好品性,同時強調對生活和大自然環境的探索,配以本校專家顧問和專業學術團隊通力合作制訂的課程,目標就是要讓教學靈活,實踐因材施教,不但提供一個優良的學習空間,還教導學生如何好好利用甚至製造更多學習空間,突破框架才能青出於藍。「三歲定八十」並非全然正確,但確值得參考,說的是從小建立的道德修養以及價值判斷。Ludus 從如何做好拉凳這個動作開始,一絲不苟地指導並培養幼兒的正向態度、邏輯有致,從小就專注做好這種「接地的學術」,學會學習的竅門,日後自然能夠實踐於生活各個範疇,這就是在「Google年代」中,如何在千萬條資訊中做到正確判斷的重要基礎訓練。Ludus對教育團隊的言行亦非常嚴格, 教職員做足要求,才能成為幼兒最貼身的好榜樣。

Ludus 以相宜的價錢提供多元學習環境,不論金錢上還是形式選擇上提供均等的教育機會,IQ博士認為這是一顆香港碩果僅存的教育良心。


 

 
  Copyright 2015 LUDUS Kindergarte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